2
标签:

在喧嚣的互联网创投圈,黑马基金是一个“异类”。

这家成立于2014年,拥有姚劲波、周鸿祎、刘强东、何伯权、王长田、徐小平、红杉等大佬级LP(出资人)的早期投资基金,在2014年没有投O2O上门,2015年没有投直播,2016没有投共享单车,2017年没有投共享充电宝。

相反却投了很多看起来很土的生意:做互联网仓储的易代储;做鲜花供应链的宜花科技;向印尼输出中国供应链的Wook;做海外食材供应的食务链;做准成品餐饮供应链的信良记;给化妆品门店做供应的有礼派,还有贝尔教育、凯叔讲故事、疯狂老师、火星文化等教育、文化类公司。

“风险投资最终考验的还是投资成功率,关键是如何帮助创业者成功和帮助投资人赚到好的回报”,“产业互联网的项目,需要摒弃外部的喧嚣,忍受更多的孤独,有更多的耐心和沉淀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谈起黑马基金的投资哲学,语言平实。

1

(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

如今中国创投市场进入了泡沫期,据“道琼斯风险资源”的统计,中国80%的“风投机构”在最近5年内成立。Verifone董事长Hatim Tyabji研究发现,在美国过去50年中,60%的风投机构在投完第一支募集的资金之后便关门大吉,基金品牌不复存在。而中国,风险投资机构长期存活率恐怕更低。

“做实事的基金才会长期存活,形成品牌,依靠你投资的案例发展壮大,而不是靠其他东西”,从2000年就投身互联网创投的胡翔,或许是看过太多潮起潮落,信奉“平实的力量”。就像投资大师查理芒格所说:“你需要的不是大量的行动,而是大量的耐心。你必须坚持原则,等到机会来临,你就用力去抓住他们。”

成立至今3年多的时间里,黑马基金没投风口上的爆品,但这家机构投资的这些“土项目”却拥有超高的成功率,其84%的投资项目都完成了后续的融资,在保持快速成长的同时又有非常好的现金流。当许多基金在忙着为90后、O2O、人工智能、VR概念疯狂的时候,胡翔领导的黑马基金,在两年前就开始布局“互联网下半场”。

下半场的方向,布局产业互联网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2016年夏天提出:中国互联网商业早期红利已经过去,接下来互联网必须深入产业,变革传统产业才有机会。

而与之相同的创业理论“重度垂直”,在两年前就由创业黑马创始人牛文文提出——“重度垂直”的理念是指创新公司深耕一个产业,把这个产业与移动互联网深度结合,提高产业效率,实现营收并且盈利,找到新的商业机会。

在创投圈摸爬滚打17年,亲历过多次互联网创投泡沫的胡翔深知,不能建立营收、深入产业的公司,概念多性感,最终还是昙花一现。

投资“产业互联网”是黑马基金布局的重要方向,“互联网化的进程从早期的信息、娱乐、传媒这些轻度产业逐渐转向教育、金融、农业、制造等重度垂直的产业;另一方面,互联网化又从C端的消费互联网,逐渐向供给侧、往产业链上游的企业端,也就是产业互联网方向转移。所以,当前是一个基于重度垂直领域的产业互联网的时代和机会。”

2014年大家还在炒作O2O、VR概念时,第一期黑马基金已经专注产业互联网领域,投资了诸多如今看起来可称为“互联网下半场”的创业公司,这些项目超脱“小而美”的视角,不停留在互联网舒适区,而是专注一个产业,对传统产业进行互联网化升级。这些项目也往往具备黑马基金所设定的如下这些标准:首先,他们都扎根传统产业,不换产业换场景,以创新的方式和互联网化的工具来做传统产业升级。

其次,他们都有明确的盈利模式,能够在资本寒冬里保持现金流,坚韧生长。另外,他们也多数都是成熟创业者再创业,既有对产业的深度理解,同时又能够有开放的心态,快速学习,升级模式,拥抱资本。

两年多过去,黑马基金交出了84%以上被投公司至少获得下一轮融资,账面回报超5倍的成绩单。与其他投资基金大多数项目任然需要依靠“2VC”不停融资存活不同,黑马基金投资的公司不少都有着良好的现金收入,业绩快速增长,这致使黑马基金投资的公司大部分在2016年的“资本寒冬”里反而获得快速发展。

沉静的守望者

与黑马基金投的项目类似,胡翔也不是一个走在潮头浪尖追逐风口的“典型”投资人。一个被黑马基金投资的创始人开玩笑说,翔哥沉静性格,来源于亲历3次互联网创投泡沫,这使得他“看尽繁花,返璞归真”。

2000年读大学时期,胡翔就创立了一家互联网招聘公司,并且获得了天使投资,之后便遭遇互联网第一次寒冬,加上缺乏团队管理经验,最终这家公司被关停了,但他也学会了诸多创业教训。

之后,胡翔进入创投与投行领域,从帮助企业在海外上市,到帮助企业并购与融资,再到进行投资管理,按胡翔的话说“从早期靠近证券市场端开始,越走越往前端走,越走越往商业底层钻”。在2005年~2007年期间他操盘了近10亿美金的SP(短信增值、WAP、游戏等手机增值业务)公司的并购业务,把SP公司卖给新浪、腾讯等互联网公司。他亲历了SP产生的现金流,是如何让互联网公司们渡过难关。

“SP业务拯救了中国的互联网,那时候三大门户(网易、搜狐、新浪),以及许许多多互联网公司都是没有收入的。后来他们通过并购与自营SP业务撑过了寒冬期。“

“再性感的概念也要商业化,而长久发展的公司,依靠的是和产业的融合“,胡翔认为如今熙熙攘攘的许多新概念商业模式,在互联网的商业长河中都似曾相识,而最终成功与否,要看技术与商业是否到达碰撞出火花的临界点,如今诸多传统产业进行互联网升级就是掌握了好的时机。

胡翔认为投资这事儿“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如《经济学人》所说:“推动人类前进的最强动力一直都是科技的快速进步与广泛扩散”,而投资的成功率,需要找到技术大规模扩散应用在商业中的节奏感,太快了成先烈,而太慢了会错失先机。

黑马基金如今关注产业互联网,是因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正在深入到各个产业,产生了新的商业机会。而胡翔认为,在未来以大数据和深度学习为基础的人工智能,也将会变革商业,黑马基金正在寻找这个节奏,深入研究人工智能这样即将商业化的新兴技术,寻找有潜力的创业者。

一个投资人重要的是保持独立,逆向思维,如今许多炒作概念的商业模式,冷静思考后会发现它们在商业上难以成立,就如2007年巴菲特一封致股东信里写的:“最差的生意是那种增长迅速,需要大量资金但是又挣不到钱的公司”,而如今许多早期机构却在追求这样的项目。

当我们望向世界上最顶级的那些风险投资机构,一家VC要在牛市和熊市都能创造出高的相对内部回报率才能成为顶级VC。一场大的IPO或是企业并购交易会将一家VC公司暂时推上风口浪尖,但如果它不能持续提供相较其他公司而言更高的业绩,这家VC未来也不会成为顶级VC。有的时候,风口只是一时。

黑马基金在成立三年中,鲜少追逐各种“投资风口”,相比概念炒作,黑马基金会关注一个项目在商业上是否成立。胡翔喜欢投深度理解产业,有产业资源,同时愿意拥抱变化的创业者,“重要的是学习能力”他补充说。

胡翔并不想成为一个风口浪尖式投资人,甚至有些害怕处在太过热闹的人群中。相比出去做Social(交际),他更喜欢思考、研究,和创业者们待在一起解决实际问题。胡翔被投后项目的创始人昵称为“翔哥”,他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和创始人泡在一起,解决问题。自从2014年6月第一期黑马基金成立以来,胡翔和许多被投公司的创始人在一起做业务梳理与战略规划、探讨如何从0到1落地,并帮助他们完成后续融资。微语言创始人朱春娜曾经调整创业方向,从2C在线教育转向2B在线教育领域,胡翔组织业内人士为她出谋划策,她说:“翔哥喜欢和创始人在一起,花很多精力帮助创业者看地图,找路径。早期创业危机四伏,被黑马基金投资你会很有安全感。”

“简单”的维度,时间的长度

胡翔热衷于野外徒步,2012年时他曾用半年时间徒步了大半个中国,像《挪威的森林》的渡边一样,背着行囊行走荒野、村落与市镇。

“世界是很多元化的,不同地方的人们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简单的生活,简单的事物,反而更美好更持久”,胡翔希望投资和做事也更简单更纯粹些,他在投资中不停寻找方法论,不停寻找背后的“简单”商业逻辑。

胡翔总结的投资逻辑都是很“简单”的,但其简单的投资逻辑又可以一层一层不停展开。他认为投资要投“好人好事”,四个字非常简单。对于“好人”,他会展开到“高瞻远瞩、脚踏实地、影响力、学习力”等不同的维度,对于“好事”,他又展开到“行业/赛道选择、切入点选择、时机选择”等维度。当这些维度不停展开后,胡翔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一个简单的二维的开始逐渐构建起一个十维的投资方法论的“大厦”。“有人说,早期投资是寻找鲸鱼的游戏。而在黑马基金的眼中,早期投资更像是寻找丑小鸭的游戏——要在一群鸭子中去辨识出能成长为白天鹅的那只丑小鸭”。

“黑马基金投资布局做得非常专注、扎实”,一位上市公司投资负责人这样评价,他认为黑马基金是他见过最有定力的基金之一,当2014年黑马基金一期开始布局产业互联网时,这条赛道很少见到其他资本,但胡翔是笃定的,这源于他长期与创始人群体的深厚关系,对中国核心创业群体的理解。

“中国商业创新的中坚力量,并非照抄硅谷炒作概念的创业者,而是把互联网与中国产业深度结合的创业者,你会发现BAT(百度、阿里、腾讯)到如今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的崛起,也非硅谷式的,而是学会如何扎根产业。中国有许多‘重度垂直’多年深耕产业的创业者,他们的公司用移动互联网来提升产业效率,获得营收并且盈利,稳步发展,未来几年它们就将上市成为中国商业的中流砥柱”,创业黑马创始人牛文文说。而今年至少有十家“产业互联网”黑马企业启动排队上市主板,有超过100家黑马创业公司登录新三板。

胡翔与黑马平台结缘于2012年,当时他发现几个要好的创始人朋友都在“黑马营”学习,而“黑马营”是隶属于黑马平台的创始人学习成长培训产品。

2014年6月,牛文文、胡翔联合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等大佬发起成立第一期黑马基金。黑马基金生长于中国最大的创业者服务平台“黑马”体系,同时以市场化的方式独立运作。这类似于柳传志设立的联想系基金——联想之星、乐基金、君联资本等,沿用了联想平台资源,却又独立于体系之外。

目前黑马平台覆盖千万创业人群,平台拥有三万核心创业者组成的黑马会员,拥有众多顶级投资人、创业大佬、明星公司等资源。

结合黑马平台,黑马基金拥有着让许多基金艳羡的优势:第一、拥有一个庞大的持续更新的项目来源;第二、黑马平台自身具有一定的筛选机制,使黑马基金有机会优中选优,精准找到优质创始人、创业公司;第三、黑马基金LP,以及黑马平台中许多产业大佬、机构投资人,都会和黑马基金合投项目,从而给被投项目带来更多帮助,提升成功率;第四、黑马平台大量的创始人、媒体资源、各地方落地资源、各产业资源,也能很好的帮助创业公司获取早期天使用户/客户,发展合作机会。

“这是一个优质的创投生态”胡翔用手划了一个圈,“早期投资其实很不容易,我们就是希望构建起一个体系,从投资到投后管理及至退出,能够更好的选择项目和帮助到项目,并进而带来好的回报”。

美国VC教父、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的成功源于“逆向思维”,他总是投资那些市场上不被看好的项目,而远离被追捧的领域和公司。胡翔的黑马基金有着自己的投资节奏,相比追逐风口,他们更喜欢挖掘沉静的火山,找寻那些无人问津,却能最终能爆发惊人能量的地带。

作者:韦物主义(WeChat:weiwuzy)

欢迎关注创业第一新媒体创界微信:ChuangDaily

qrcode_for_gh_ab4fd7bc5d27_430 (2)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