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ff000255ea8d6cb708

韦物主义:解读互联网、创新商业。

北京中关村的午后,在创业大街二楼的露天阳台,两个漂亮的姑娘在精心准备一个聚会的下午茶。精致的纸杯蛋糕上面印着“ZēZē”,水灵灵瓜果折射下午的阳光,就像一副油画。

这样的色彩明亮的画面,应该出现在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或新奥尔良French Quarter的波旁街,不该是“灰蒙蒙”的北京。

在制作下午茶的“少女”,就是”“ZēZē”纸杯蛋糕的创始人康溢恺和首席设计师王雪银,康溢恺毕业于宾州州立大学,从美国东海岸回国。而王雪银也是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的“社会新鲜人”。

“少女康”有着同龄女孩少见的勇(zhao)敢(ji),工作了一年,她就决定辞职创业,创办“ZēZē Cupcake”。“ZēZē”没有参入各种噱头的炒作套路,康溢恺坚持想做好一款Cupcake(纸杯蛋糕)。

在美国时她就以烘焙为乐。凭着对烘焙的热爱,康溢恺在中关村租了一间有大厨房的屋子,备好烤箱,用进口的面粉、奶油等原材料,烘焙美味的Cupcake。而之后康溢恺的好友设计师王雪银也加入了“ZēZē”,和康溢恺一同打造“ZēZē”。

“烘焙以及美是我们的梦想,做喜欢的事就会超开心。我们想用Cupcake结合这两者,把这种开心分享给大家”。

康溢恺的创业想法很简单,她发现在美国最受欢迎的甜点Cupcake,在北京居然很少受到关注。Cupcake比起目前市面上普通的奶油裱花蛋糕来说,能够容纳更多的口味和天然的原料。磅蛋糕的蛋糕底和瑞士奶油霜的结合可以完美容纳各种果茸,酱汁,甚至酒类。

完全天然的食材也赋予了蛋糕那一抹颜色。她要把这种让生活充满色彩的“开心美食”带给大家,做最美味的Cupcake。

说到开心不开心,最近,大北京确实“不太开心”。各种“房价毁灭生活”的文章在朋友圈疯传,太多人被焦虑感传染,韦物主义身边的三个好友都在这一年左右逃离帝都。韦物主义认同吴晓波所说的,“世界上超级大都会的房子,与年轻人无关”,北京正成为一个超级大都会。

但是,你应该能感觉,北京正变得越来越灰色。艺术区798被互联网公司占领,公司发布会代替了画展;曾经的流浪诗人、歌手、画家不再有生存空间;年轻人不再有时间和闲钱去看艺术展和话剧…..

年轻人当然可以忍受没有房子,但却无法忍受灰色的人生。我想,这才是逃离的原因,我带的一位非常有才气的记者小草离开北京回成都,她对我说:“北京不再那么有趣了,每天挤着1小时地铁上班,几十年就为了一套房吗?”

而“少女康”对我聊起她的“ZēZē”蛋糕,就是想让灰色的北京多一些艳丽的色彩,当年轻人抬头看天空时,不止是压抑的灰。她正在用自己的品牌“ZēZē”搭建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的彩虹休息区”。

杯子蛋糕,在康溢恺看来,是一种对甜点的“破仪式感”。一杯小蛋糕,不需要特殊场合,场景就可以“随便吃吃”。甚至是一种最愉悦的“一人食”。不需要对其他人口味的偏好而妥协,最大化自我当下的幸福感。

当人们在午后空闲时间品尝“ZēZē”纸杯蛋糕,能再次想起人生的多彩,让北京年轻人找回那些褪色的理想。

在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中,乡下女孩安德丽娅在纽约这个大都会中也买不起房,但她厚着脸皮找父母借钱付房租也要留在纽约,她热爱纽约,因为那有乡村生活中看不到的色彩,除了有人生更多可能性,还有百老汇,有现代艺术博物馆,有先锋艺术家出没的切尔西区……

如果北京只剩“我如何才能攒出一套郊区的房?”,那么,年轻人不再有留下来的理由。

因为刚营业不久,“ZēZē”目前只接受北京地区2B(商务)预定(公司/活动下午茶套餐)和互联网C端预定。在互联网上预定,康溢恺仍然会亲自给许多顾客送去蛋糕,并和他们聊聊天。

康溢恺说有一次在开业前送最后的成品蛋糕给朋友品尝,是一位失恋的年轻女白领。眼睛红红的朋友一边打开蛋糕盒一边还在诉说男友劈腿的种种。在吃下第一口Nutella口味之后,眼睛弯弯的,飞速舔完了蛋糕上的奶油,说了一句“好幸福啊”说完她破涕为笑,好像没有那么难过了。

“许多女孩其实挺简单的,有一个好吃的蛋糕就能化解很多不开心”,康溢恺说。

她把自己的热情都放在了能让人吃了开心的cupcake中。

————-

韦物福利PS

韦物主义给大家争取一个福利,康康老板承诺,加她微信(ID:zezecupcake),且转发这篇文章到朋友圈的前100个好友,可以免费品尝两个“ZēZē”蛋糕(配送上门,限北京地区)。

欢迎关注创业第一新媒体创界微信:ChuangDaily

qrcode_for_gh_ab4fd7bc5d27_430 (2)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