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将如何“杀死”传统新闻阅读?

作者:U度网

如果有人要写下《创业史记》,2010年以后诞生滴滴、今日头条、春雨医生等新一代互联网巨头的历程无疑值得铭记。在这波移动互联网创业浪潮中,造梦与造富从未如此快速,36氪、虎嗅、i黑马等科技新媒体作为见证者,可以说也是这本《创业史记》的书写着。

人工智将如何“杀死”传统新闻阅读?

关于见证者也有排位之争,自媒体人、军武次位面CEO曾航曾写过一篇《为什么36氪最终赢得了科技新媒体之战的胜利》的文章,在科技创投圈内引起讨论。不讨论曾航和程苓峰(当时也写了一篇)写关于36氪文章的立场和其判断正确与否,只想说时势造英雄,创造了滴滴等估值过百亿的企业,也造就了科技创新圈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多家科技新媒体。

科技新媒体的第一场战争——品牌影响力建立

 

从门户网站到科技网站的早期开拓者Donews、Techweb,到36氪(10年12月)、虎嗅(12年5月)、品玩(pingwest,12年10月)和钛媒体(12年12月)为代表的科技新媒体新时期,以人文视角关注科技创新,更关注草根创业者,与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红利、微信公众号催生的自媒体的春天共同作用,创造了科技媒体的黄金季节。如今的科技新媒体大多崛起于那时,那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时代,很多媒体人以文章筑梦,在实现文字理想的同时也实现创业梦想。

 

 

2010想做TC粉丝网站的刘成城在北邮校友聚会上遇到了百度七剑客之一的王啸,并获得100万天使投资。不但编译外文科技稿件,还报道了大量创业者,36氪在此时崛起。中国企业家总执行编辑李岷先于总编辑牛文文的脚步辞职做科技新媒体,虎嗅以有视角的评论、个性化商业资讯,迅速聚集了澜夕、潘岳飞等著名自媒体人,那时的虎嗅网还没有被葛甲描述为“一个被温情,友情,奋斗,拼搏,新闻理想包装起来的资本故事。“2012年2月i黑马上线,这个在《创业家》杂志庇护下出生的新媒体,以大趋势+方法论的视角研究可资本化的创业企业,迅速崛起。以自媒体平台自称的速途网聚集了大量自媒体,媒体具有公关属性,据悉员工离职要交出微信。雷锋网是为数不多不在北京的科技新媒体,从关注智能硬件到人工智能,几次转型。成立于2014年的亿欧以O2O视角切入,最终关注产业升级,都随着这个移动媒体的浪潮风生水起。

 

最晚成立的平台型科技新媒体是2015年6月成立的铅笔道,几个有文字理想的记者坚持做“不说谎”的媒体。如果以2015年12月虎嗅挂牌新三板为时间截点,第一场科技新媒体之战已经结束,媒体影响力格局基本已定,大家各自以一种切入角度对产业发挥着影响。

科技新媒体的第二场战争——品牌商业化变现

 

老道消息、42章经等个人自媒体差不多是科技类媒体纷纷杂杂现状中,最后的创业者。2016年2月前虎嗅员工李拓的《我为何不愿再关注科技新媒体?》被传阅,他认为科技新媒体内容日渐弱势且持续自嗨,个性化表述难免有失偏颇,过度的商业化稀释内容价值,正在让科技新媒体失去影响力。过去纸媒可以靠着订阅和销售杂志、报纸生存,落笔铅字都是厚重感,科技新媒体时代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浮躁,科技新媒体的品牌影响力正在下降,没有人会做一辈子新闻理想,流量要变现。

 

2016年的资本寒冬来临,很多大佬,都在强调,能活下来是最重要的。2017年2月,36氪创始人刘成城在黑龙江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中表示,内容行业的未来属于两个方向,渠道和内容品牌。诚然媒体如此,但一家媒体公司商业化还需要品牌变现。此时科技新媒体进入第二阶段,当然科技新媒体不是此时才业务拓展,但科技新媒体的第二场战争正处于关键期。

 

提到科技新媒体,绕不开的是创业黑马与36氪,前者是盈利能力与线下影响力最强的,后者是广泛意义上媒体影响力最大的公司。不统计黑马资本、牛头众筹等业务, 创业黑马2016年公开的招股书显示其发展了包括黑马大赛、黑马会、众创空间等在内的23项业务,在属于创业者的那个春天,创业黑马业绩也在2014年的双创热潮中快速飞涨,也是目前唯一准备登录创业板的科技新媒体。通过创业家与黑马建立媒体影响力,通过黑马大赛聚拢创业者,依托黑马会、黑马营建立社群纽带,通过公关、园区、培训等业务建立完整盈利模式,创业黑马作为科技新媒体模式探索者,无疑是先行者与成功者,在产业新媒体发展较为成功的懒熊体育,在模式上也对创业黑马多有借鉴。遗憾的是随着创业家杂志停刊,i黑马媒体的人才频繁更迭,其媒体影响力日渐式微,如今i黑马和创业家已经立下重回前五的行列的目标,重建媒体影响力反补公关、园区等业务。

 

现今不只在大学生中,也在很多创业中心目中,36氪隐约已经是科技新媒体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也许这源于其创始人还年轻,并没有急着上市而重视业绩,忽略媒体发展。36氪集团旗下拥有36氪媒体、创投、类金融以及氪空间(孵化器)四大块业务。除36氪媒体、氪空间已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外;创投和类金融业务还处于持续创新的孵化阶段,其中创投业务是提供以创业公司数据为核心的数据服务平台,类金融业务则偏向于做金融交易。36氪重要业务之一是氪空间,得益于品牌影响力与房地产行业总裁对运营成本理解,尽管历史原因,中国不会诞生在YC孵化器,但不影响氪空间以收取工位费就基本覆盖基本支出。目前氪空间正在做配套会员体系和深化服务体系。36氪是较早成立特稿部的科技新媒体,从短平快的写作风格到《买不起的流量》、《迷失的百度》等传播甚广的特稿,其媒体发展过度堪称顺利。值得一提的是被寄予厚望的36氪股权众筹死于时代,让那些以20亿元估值进入36氪的投资者,内心五味陈杂。

 

成立较晚的亿欧,曾以O2O为主要报道方向在2014年快速崛起,尽管O2O与VR在今天看来都是伪概念,但后来转型产业升级服务平台,迅速找到一个更广阔与垂直的定位——新科技与新理念一定会革新传统产业的发展,过去是O2O,现在是云服务与AI,未来是物联网,产业会永远处于升级过程中,也就一直需要亿欧这样的布道者存在。除了内容,产品层面上,企服盒子、视也、天窗都在试图提供一些产业升级信息化工具。然而员工平均年龄最年轻的亿欧,能否承载产业升级这个科技新媒体中最为宏大命题,也需时日证明。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争议最多的,也是科技新媒体中最早挂牌新三板的虎嗅。虎嗅争议颇多,也与其商业评论的定位有关,戳不到别人痛处的评论,谈何独到呢?当年两次坚持发新浪“掉队”、新浪微博活跃度下降的文章,其新浪官方微博帐号被封停至今,不然也会更多营销收入。内容无法精准针对创业人群,虎嗅不得不承认的问题是变现模式有限,尽管推出过创业白板等服务产品,最终都没了下文。虎嗅取稿和反哺作者机制一直也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其实广大作者可以学学阑夕当年帮虎嗅站出来说话的所反映出来的心态,毕竟投稿多了李岷会请你吃火锅。

 

今年读到多篇描述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的文章,这也是一家创始人性格烙印比较明显的媒体。2016年钛媒体年会上,钛媒体手撕乐视、友商的年度热文投射在大屏幕,“铿锵女子”赵何娟在现场宣布将钛媒体业务将分拆为媒体(TMTPost)、数据(TMTBase)、生活方式(TMTLife)三个部分,基于数据分析,推出相关专业信息服务收费版内容产品,立志打造“全球TMT信息服务入口”。

 

当然科技新媒体还有很多弄潮儿,在2-3年的媒体发展上,业务有拓展或无更多变化: 比如做FA比媒体业务做得出色的小饭桌;迷失在数字与艺术十字路口的Pingwest;10万+很多,一看标题就知道是哪家的创业邦;已经被必格媒客收购品途。如果将这这些科技新媒体财务发展归类,可参照如下方式:

挂牌上市型:这包括已经挂牌新三板的虎嗅、雷锋网、wemedia等。

融资发展型:36氪、亿欧、猎云网等都获得了几轮次外部融资。

造血自生型:比如已经具有一定盈利能力的速途网络、极客公园等。

   

如今科技新媒体正向着内容深度化,比如pingwest的黑镜、36氪的特稿;信息智库化比如钛媒体与亿欧的产业智库;产业垂直化,比如i黑马的下设多个行业内容,懒熊、娱乐资本论等方向发展。包括日渐激烈的渠道竞争,从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界面和知乎等多种渠道,任何内容质量与传播广度都在微妙的影响着科技新媒体第二场战争格局。然而这场战争最终一定是品牌商业变现模式的胜负之争,科技新媒体盈利无外乎提供行业报告、创业者培训、提供信息工具以及品牌营销为主的这几类创新。科技新新媒体的变现之路尽管早已开启,但业务模式最终成型,以及品牌影响力最大化,还没有最终确立,这是一场值得关注的好戏。

 

如同更早一批GigaOm、Re/Code为代表的科技博客没落,国内科技新媒体也会出现这样的新陈代谢。国外新媒体依赖数字广告赢得了更好发展,比如与BI同期发展起来的Buzzfeed,估值已达到15亿美元,而Vice Media更是超过25亿美元。国内科技新媒体何时可以估值成长为独角兽?这取决于创新创业的时代浪潮推动更多优秀企业诞生,也取决于科技新媒体的发展之路,其本身何时找到品牌商业化的应许之地。

欢迎关注创业第一新媒体创界微信:ChuangDaily

qrcode_for_gh_ab4fd7bc5d27_430 (2)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