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任正非用“灰度”捕捉新商业机会
标签:

文/韦物主义

马化腾、任正非用“灰度”捕捉新商业机会

(电影“五十度灰”)

我们处在瞬息万变的变革时代,传统的企业大师如彼得德鲁克、福特们所崇尚的企业管理法则——精准、流程化,在如今反而会成为企业的“毒瘤”。

讲究流程、精准的摩托诺拉、诺基亚、索尼都倒闭了。而奇虎360的王牌产品“360杀毒”,以及腾讯的王牌产品“微信”,Google的Android等等,皆是在“乱哄哄”的管理形态下的意外之喜。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认为,用成熟的流程来管控公司,似乎避免了内部的冲突和纷争,但企业运行机制的官僚化日益明显,产品、研发按部就班,员工与部门有可能只对流程负责,而不对结果负责。这样的话,企业的创新能力必定下滑,自发的创新能力将日渐萎缩,这将会让依赖创新的企业迅速倒下。

马化腾认为腾讯保持创新力,得益于“灰度管理”哲学。

“灰度”的概念,第一个提出者是华为的创始人任正非。

任正非在《管理的灰度》一文中提出:“一个企业的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的,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在任正非看来,“清晰的方向来自灰度。一个领导人重要的素质是方向、节奏。他的水平就是合适的灰度。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来自灰度、妥协与宽容”。

马化腾认为微信的成功正是来源于“灰度哲学”,他说:“很多人只看到了微信的成功,其实在腾讯内部,先后有几个团队都在同时研发基于手机的通信软件,每个团队的设计理念和实现方式都不一样,最后微信受到了更多用户的青睐。在资源许可的前提下,即使有一两个团队同时研发一款产品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你认为这个项目是你在战略上必须做的。”

马化腾、任正非用“灰度”捕捉新商业机会

容忍失败,允许适度浪费,鼓励内部竞争、内部试错,把“思考”功能从总裁办下放到个体,允许组织内创新,不尝试失败就没有成功,这就是企业的“灰度空间”。用中国最大的创业服务平台创始人牛文文的话说,这是“让听得见炮火的人去决策”。

马化腾说:“创意、研发其实不是创新的源头,允许自发创造的生态型组织才是,创新就会从灰度空间源源不断涌出。从这个意义上讲,创新不是原因,而是结果;创新不是源头,而是产物。企业要做的,是创造生物型组织,拓展自己的灰度空间,让现实和未来的土壤、生态充满可能性、多样性。这就是灰度的生存空间。”

2012年,马化腾邀请“互联网哲学家”KK(凯文凯利)到腾讯会所聊天,KK对马化腾说,一个真正具有创新性的公司,应该像一个巨大的森林,没有人在植树,没有人在饲养动物,但林林总总的动植物在那里旺盛生长和繁育,而这又是一个“失控”的过程。KK引用了自己在书中提及的观点:“没有恶劣环境,生命就只能自己把玩自己。无论在自然界还是在人工仿真界,通过将生物投入恶劣而变化多端的环境都能产生更多的多样性。”

马化腾、任正非用“灰度”捕捉新商业机会

韦物主义认为,无论是企业管理,还是人生,我们都需要“灰度”,接受不确定和失败的可能性,在更广阔的空间中找寻正确方向,更容易成功。

本文部分素材来自于韦物主义正在读的新书《腾讯传:1998-2016》

———-

韦物主义:互联网科技趋势、创新商业分析,也聊好故事好产品。

欢迎关注创业第一新媒体创界微信:ChuangDaily

qrcode_for_gh_ab4fd7bc5d27_430 (2)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