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_326595335

创界注:本文编译自techcrunch,作者西罗伊·德赛(SheeroyDesai)是 Gild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在本文中举例说明了企业公开上市的种种益处。

背景

亚马逊公司上市时,公司股票开盘价比原先的目标价高出了 62.5%。收盘时分,公司的市值比开盘时多出 5400 万美元。而首次公开募股大约三年前,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终于开始证明,公司拥有可行的商业模式、实际收入以及已得到证实的发展方法。

如果当时贝佐斯没有选择让公司上市,而是和如今硅谷许多公司一样,选择了后期私人融资,事情又会怎样?事情发展的结果必然是在 2000 年纳斯达克(NASDAQ)股灾发生时,亚马逊因为得不到任何资金而破产。

以前的每家创业公司都梦想着有一天可以上市。但是近来,硅谷却风行着一种截然相反的观点。许多人主张尽可能延后公司上市的时间,让公司保持私人性质,维持公司的控制权。但就个人看来,这样并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不管是对于公司本身还是对于雇员而言。

硅谷公司喜欢保持私人性质的原因何在?

人们通常认为公司应该保持私人性质是为了保持公司的控制权,免受投资者的审查。马克•安德里森曾分析过这些风险,他说:“合规性要求和汇报要求是一项特别繁琐的过程……对于上市规模较大的公司比较有利,但对尚不稳定的小公司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

如果你经营管理着一家由风投提供资金的公司,那么最终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卖掉公司或者公开上市。许多未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说,他们不想经营管理上市公司,不想受制于季度收益周期,更不想承受始终变幻不定的股价所带来的压力。

但是,问题在于,从公众投资者处获得私人投资的未上市公司本就已有这些问题。富达国际(Fidelity)刚刚公布了一份私人投资的名单,公司下调了这些私人投资的估值。因此,现在这些公司将会看到他们的估值发生的季度变化。

私募资金也会带来其他的潜在风险—— 美国证监会刚刚对陷入“投资者费用是否进行了适当公开”的共同基金进行了一项深入调查。

此外,硅谷创业圈还流行着一种说法——公开上市会严重限制甚至抹杀公司追求长期目标的能力。在我看来,这种观点十分荒谬。因为转变为上市公司后,公司并不一定要在公司目标方面做出妥协让步。而Facebook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12 年,Facebook 上市。当时,股价比公司先前预期的价格要低很多。但自那以后,那些股票的价格就飞涨。

2012 年首次公开募股后,Facebook 发起了一项名叫 Internet.org 的国际行动,为世界上一些网络服务最匮乏的国家带去了网络服务。公司分成了内容和传媒两大块。公司进行了大胆的收购计划,并以领头羊的姿态进入了移动市场和革命化的分析和 AI 市场。

而自上市以来,他们也从未在目标或长期策略上作出过让步——就算公司曾对目标或长期策略做出过调整,这些调整也只起到了推动作用而非绊脚石。

私人融资不得不承受的风险

近些年来首次公开募股公司数量的减少背后有两大原因:一是 2012 年 《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JOBS Act)的签署;二是非传统后期投资者的出现(如对冲基金共同基金等)。

因此,以前任何拥有超过 500 名雇员(雇员享有职工优先认股权)的公司,不论上市与否,都必须公开他们的财务情况。而《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则提高了 500 这一数额,并将雇员排除在了要求之外。

如今,非上市公司基本上无需公开他们的财务状况,如此一来,对冲资金和共同资金就能够自由流动。在这样的情况下,“独角兽文化”得以兴起——在“独角兽文化”中,企业家不再重点关注如何建设一个有着强大根基的杰出企业,反而一门心思扑在筹集大量估值不断增长的私人资本上。而且,在公司估值较高时,这些新的投资者非常愿意参与其中并投入大笔资金——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注意:他们的参与和投资都带有对自身非常有利的条款要求 。

这样一来,后期融资看上去不太像产权融资,反倒更像债务融资。市场保持增长态势的时候,抵押贷款第二笔、第三笔资金不是件坏事儿。但是,当市场出现颓势的时候,这些行为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公司甚至会丧失抵押品赎回权。

毫无疑问,目前后期私人融资市场的估值要远远高于公开市场的估值。从业近三十年来,我还从未看到过这样的情形。事实上,一直以来,未上市公司总是会折价被上市公司收购。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未上市公司是非流动性的投资对象。

因此,问题其实在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纠正我们对于非上市公司的过高估值?我们需要对这些非上市公司的估值做出多大的调整?这些调整又会引发怎样的后果?富达国际已经将一些独角兽公司(如 Zenefits)的估值下调了近 50%。但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就像此前我们在房地产市场所看到的那样,这一幅度的调整将会导致许多公司破产倒闭。

这些公司中有一些最终将会发展到与其估值相当的规模。其他公司则会侥幸以某种方式上市,但不管是一轮估值较低的融资还是“被迫上市”都会让你的企业陷入糟糕的境地——而这正是 Square 近来碰到的一大问题。在另一个时代,一个成立仅 6 年的公司以 30 亿美元的估值公开上市就是一种巨大的成功了。但在独角兽时代,问题的焦点在于首次公开募股是一种估值较低的融资。

总结

如此看来,公开上市被作创业公司的大敌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想看公开上市的好处吧。公开上市能够让你获得流动资本,让你得以进行收购、积极贯彻你的公司发展策略。你可以接触到更加巨大资金池。最重要的是,你需要为你的员工和公司作出这个选择。

欢迎关注创业第一新媒体创界微信:ChuangDaily

qrcode_for_gh_ab4fd7bc5d27_430 (2)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