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今天新品君给大家讲一个中国人的故事。

为了凸显我们主人公有多么牛B,我们决定不搞什么欲扬先抑了,必须在开头就充分展现他的主角光芒。

我们的主人公是这样的↓

他以36亿美元的身价,排在2015年《福布斯》杂志全球科技界富豪100强名单的第54名,中国区的第10名

他是全球第一位无人机亿万富豪,他所创立的大疆创新科技公司,几乎不靠融资,也不追求上市,但目前估值已经超过100亿美元,占据了全球无人机市场70%的份额,根据路透社的统计,目前在美国 129 间已注册可使用无人机的企业当中,有 47% (即 61 家)在使用大疆的无人机,远远抛离第二位的对手;在 695 家等待审批的企业里,有接近 400 家也是用大疆的。

引用著名科技媒体The Verge的说法:“中国公司首度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一个全新的消费电子产品范畴。”

大疆的成功,在中国科技界历史上可谓是“前无古人”。

我们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叫汪滔

2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天才少年的童年有没有什么相同点?

嗯,是不是学业成绩都不怎么好,但是业余兴趣都很牛

1980年出生在杭州的汪滔就是这样。

小时候的汪滔读了一本有关红色直升机探险故事的漫画书,随后便对天空产生了极度的兴趣。在这之后,他大部分时间都放在航模上,学习成绩一直只是中等。

所幸汪滔父母开明,并没有扼杀他看似“不务正业”的爱好,还在他16岁的时候送了他一架梦寐以求的直升机

虽然成绩不理想,但汪滔还是想要考名校的,当时他最想上的就是MIT和斯坦福

BUT,

成绩是硬伤,申请被拒了。

天才的成名总是要有点曲折的嘛不然故事就不好看了。

退而求其次,汪滔选择了香港科技大学,就是在这里,他的人生开始改变。

大学的前三年,汪滔一直默默无闻。

但在最后一年(没办法主角的故事就是这么有戏剧性),汪滔开发了一套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

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李泽湘充分认可了汪滔的技术能力,在他的引荐下,这位性子有点倔的少年上了研究生

2006年,汪滔和两位同学来到了中国制造业之地——深圳,租了一套三居室的公寓办公,这就是大疆创新科技公司的雏形

021ef849dea729f7b53705396a40745d

公司一开始靠给中国高校和国有电力公司出售一些零部件盈利。那时候汪滔还不知道无人机的市场规模会发展到今天这么庞大,他的想法很简单:

开发一款产品,养活10几20几个人就行了。

但汪滔的性子其实并不适合当一个领导者,照他自己原话,“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完美主义者

一个苛刻的领导者,再加上早期缺乏明确的规划,大疆科技的员工不断流失,在创立2年后,创始团队所有人几乎都走了

在最艰难的时候,汪滔家族的一个世交给大疆注资了9万美元,这也是大疆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需要外部资金救济的时刻

拿到融资后,汪滔继续开发新的产品,并带着这些产品到一些小型贸易展上推销,比如2011年在印第安纳州曼西市举办的无线电遥控直升机大会。

正是在曼西市,汪滔认识了一家从事航拍业务的创业公司CEO科林·奎恩,他当时正在寻求如何利用无人机拍摄稳定的视频。

汪滔于是为这家公司设计了一个叫做“平衡环”的装置,随后,汪滔设法将无人机的电机连接到平衡环上,这样无人机就不再需要自己配备电机了,大大减少了零部件数量以及产品的重量,也成功将制造成本从2000美元降到不足400美元

2012年的时候,大疆已经拥有了一款完整无人机所需要的一切元素:软件、螺旋桨、支架、平衡环以及遥控器。

2013年1月份,大疆发布了“大疆精灵”,这是第一款可以随时起飞的预装四旋翼飞行器:它在开箱一小时内就能飞行,第一次坠落时还不会造成解体

3d473eaec26697718ee72863ee803bfd

“大疆精灵”的简洁性易用性,撬动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

不仅如此,这款只售679美元的入门级产品,还令大疆的收入增长了4倍,这一成绩还是在几乎没有任何市场投入的情况下取得的。

“大疆精灵”被销往全球各个国家,在大疆的总营收中,美国、欧洲和亚洲等三个地区各占30%,剩余10%则由拉美和非洲地区贡献。

汪滔对此感到非常骄傲,他说:“中国人总认为进口产品的质量一流,而中国制造的产品质量一般。好像我们自己的东西总是二流产品。我对整个市场环境感到不满意,想要做些事情来改变这种状况。

但其实汪滔对这款“大疆精灵”并不是十分满意,汪滔心目中完美产品的标志是日本手工艺品,“大疆精灵”还远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另一边厢,大疆所制造的无人机也惹来了不少争议,今年4月,一位抗议者利用大疆制造的无人机把一瓶放射性废料降落在日本首相官邸楼顶;此前一个月,大疆开发的另一架无人机还被犯罪分子用来向伦敦郊外的一座监狱运送毒品、手机和武器

然而汪滔并不对此感到任何忧虑,也没打算利用这个机会炒一炒自家产品,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不是什么大事儿。”

的确,比起这些边角料,无人机的征途可是星辰大海

在今年4月份的尼泊尔7.8级大地震中,救援人员依靠无人机来绘制受灾地区的地图

Facebook利用无人机向非洲农场地区提供无线互联网接入

林业局利用无人机在1500米的高空监测森林火势走向

《权利的游戏》和最新一部《星球大战》也都利用无人机进行拍摄

汪滔当然也看清了无人机向各个应用领域扩展的发展趋势,但比起占领多少市场份额,汪滔更在意的是能不能靠技术赢得尊重

他认为过去几十年来,整个中国商业界,聪明的人太多,谈商术的太多,但有技术信仰的却是凤毛麟角

我们当前面临的主要发展瓶颈是如何快速解决各类技术难题,”他说,“你不能满足于眼前的成绩。

因此大疆在产品之外进行了大量战略性布署新类型的技术研发

与著名摄影设备生产商哈苏 (Hasselblad) 建立战略性伙伴关系;

与美国菲力尔公司(FLIR)空中热成像技术建立合作关系,拓展无人机在勘探上的能力

成立无人机发展资金,并与平台伙伴分享技术,吸引开发者为大疆无人机开发应用;

在硅谷建立海外研发基地,从特斯拉苹果等著名科技公司挖角,增加自身的技术实力

在大疆众多战略部署中,有一个格外吸引眼球——建立DJI SDK(软件开发工具包)开发平台。

4

这是大疆在去年4月开放的一个平台,旨在鼓励并支持开发者在大疆的飞行平台上编写适用于各自领域的应用。

汪滔认为这是大疆最重要的战略之一

DJI SDK平台App Store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苹果之所以从制造消费品到成为生态,至关重要的是无数开发者在 iOS 平台上编写的 App,让手机有了更多新的玩法。

汪滔希望无人机也能这样。

我们大疆的核心技术已经经过了十年的开发,如果无人机创业公司自己去摸索的话,需要很大的人力,也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如果我把这些东西全部集中在 SDK 上面,以一种很合适的价格开放给他们来开发的话,他们就没必要重新走一遍这样的路。”

汪滔这个举措是出于对无人机真正的热爱。他希望能通过这样的平台,减少红海竞争,让大家集中心力,去为无人机多做一些有价值的事

2015年,汪滔给公司定了个口号——激极尽志,求真品诚。

意思是激发我们极尽的志向,不断追求真知灼见。

2016年,汪滔的新年愿望是可以挺直腰板把大疆所有产品拿到世界上

祝汪滔愿望成真。

 

科技圈创业圈 | 最新最潮产品 | 试玩测评

扫描二维码 | 关注新品微信

624260185

欢迎关注创业第一新媒体创界微信:ChuangDaily

qrcode_for_gh_ab4fd7bc5d27_430 (2)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