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1022340023905777

创界注:11月28日,在京北金融、天使茶馆联合主办的京北大学(第一期)开学典礼上,前鼎晖创投基金合伙人、资深投资人王功权作了《资本是理性的》主题演讲。王功权认为BAT这些公司的崛起是和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同步的,所以再没有找到下一个增长点之前,中国不容易再次出现BAT这样的企业。

W020131022340023905777

以下为王功权演讲全文,由创界(公众号:ChuangDaily)整理

今天参加这样一个活动,实际上蛮感慨的,因为在今天的中国,全国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方面是我们国家在结构调整的过程中,经济结构在调整,整个在很多方面都在调整过程中出现的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说工业方面的压力,大家能够知道。煤、电、纺织,都非常非常大。还有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原来带来的一些问题等等,房地产方面带来的一些问题,结构方面的问题,都在不同程度的展现。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中国创新创业的大潮热浪,一直从南到北,汹涌风气,震撼着全国,感动着我们国家,甚至感动着世界。

1995年我在硅谷工作了几年,那时候看到那里就是一片创新创业的氛围,我当时非常的感慨。什么时候我的祖国,我的国家人民能够也有这样的创新氛围。但是现在就在我们面前,就在我们今天中国大地上到处都是创新创业的热流在涌动。

以至于在今天创新创业具有了更新的特别的含义,它具有着除了商业上的努力和探索之外,具有在今天中流砥柱,激浪前行,振奋全国民众的精神,给我们今天的经济形势以鼓舞,起到这样的作用。相当于在我们国家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创新创业的大潮,创新创业的从业人员们,实际上做的事情,承担着这个时期,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这个非常重大的前行奋进的使命。所以有时候说起来是蛮感慨的。

我今天被会议放邀请,希望能谈谈资本方面的事情,而且题目是资本是理性的。对,资本是理性的,因为资本是非常理性的,而我是不太理性的人,所以几年前我退出基金行业了。后来偶尔会做一点天使投资,最近又和一帮朋友们,不仅仅做了投资,而且把自己投进去,就是青普旅游公司,我和朋友们一起在重新创业,目前是这样的情况。

讲资本是理性的这个事情本身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实际上讲这件事情就需要有一个特别的意义,为什么。因为今天整个创新创业这样的大潮下,资本这块表现出来的一些现象,有些方面已经不是特别理性了。所以我觉得在这个事情上,应该跟大家分享我自己的观点,这里有投资者,有创业者,有渴望做投资和创业的人,也有创业投资企业领导。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家知道在一个创业的大潮中,资本所起到的作用是不能忽视的。但是如果假如说在这个大潮中,如果是资本疯狂了,整个市场一定就会疯狂。所以资本在创新创业的大潮中,实际上除了寻找商业机会之外,在某种程度上具有这种导向、驾驭、理性引导的作用。

资本应该是理性的。很简单,因为投资投的是未来。当然我这里讲的投资主要是指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因为我多年从事在风险投资这个领域,差不多将近20年的时间。所以我讲的投资主要是这个,至于说政府投资,一路一带,或者其他的政府决定的投资,或者其他方面的投资不在我讨论的范围之内,因为我也不是学者,我只是针对我熟悉的领域谈谈自己的观点,我谈的是风险投资。

这种股权投资从道理上来说,大家投的是未来。也就是说像我过去的投资案例,一般来说上市差不多平均下来是四年到五年,我做的最快的案例是框架传媒,一年多10几个公司合并,最后并到分众传媒,然后分众传媒的股价由于这样的合并迅速的增长,我们的投资回报非常高,以至于在我后来募集资本的时候,框架传媒的案例要在括号里表明,这个案例后来在哈佛的辅助教材里,大家阅读的教材里有这样的内容。当时只好标注一下,要求我们有这个回报,这是最快的。其次是学大教育,好像也是海淀的企业,是相对比较快的,三年投资之后在美国的纽交所上市。大家一般都会谈到我过去的案例360,但360是投了五年,并且360并不是我投资回报最高的案例。

平均下来差不多四年到五年的时间,是在境外上市或者并购上市公司,在我个人的案例中,自己的例子来做的,有12个这样的公司,前后独立的上市,或者是卖给了境外的上市公司,并到上市公司里面实现了流通。我领导的团队的做的案例我就记不清楚有多少个上市的案例了。

也就是说资本投资要考虑的是未来几年的情况,几年之后会怎么样。所以最怕的,实际上大家也是常常都在做的,就是投资要投今天最热的,投资今天最热的。这实质上是违反投资的常识。我说这个投资,你要炒股买卖股票,说今天这个公司业绩回报刚刚公布,但是股权投资实质上是需要考虑几年之后。如果今天是非常火爆的,做投资的,或者学习做投资的,大家要非常警觉。因为一般今天火爆的,五六年之后,四五年之后一定会出问题,几乎称了铁律了。所以重要的问题资本要考虑到四五年之后,甚至更长远的时间会怎么样。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所谓的资本理性,主要发现在它要有前瞻性,而不是今天去人云亦云,今天去随众起哄。

前一个时期我们看到今天非常火爆的人云亦云这个东西,一个新模式大家就开始抢,这都不是理性的行为。应该认真理性的去想未来会怎么样。那首先要考虑未来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和经济趋势会怎么样,甚至像中国政治和经济结合比较密切的国家,未来我们国家的政治、经济方面的改革的走向,会是什么样的趋势,来判断你可能的产业的方向和企业的方向。

前段时间有朋友跟我讲要做养老地产,养老行业,说养老服务非常非常好,未来市场怎么大。我跟他说你一定要注意这件事情,我不是说不可以做,我说如果未来养老问题在中国是非常严峻的问题,或者说非常严重的问题的话,我们必须假设我们的政府会拿出很多的精力、财力、物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很可能今天你还认为是商业机会的东西,在养老领域,有可能在未来变成是政府出资的公共服务。你可以设想,假如这个问题变成社会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样的话政府当然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了。所以你们需要研究一下养老这块,到底哪些方面会可能成为未来政府的公共服务。假如未来会变成公共服务的话,那你今天把它当做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去干,到时候就把你打死了,因为政府免费提供的。我们的政府不可能面临未来严重的问题不行动,在上面无所作为不可能的。所以像这样趋势的考虑就要想好,会不会出现你今天觉得是未来挣钱的领域,但未来是政府给提供公共服务的领域,要注意这样的事情。

所以做投资,你在驾驭着资本,要考虑的是未来的走向。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能够想清楚未来五年、十年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今天就不要做了,尽力的去做投资。你说你自己没想清楚,但是你至少在努力去想。前段时间,人才IPO很火,有的人觉得如果不谈人才IPO,那基本上在思维上就落伍了。当时我认为这是不可行的。因为实质上非常简单,大家知道在资本投资的过程中,社会的监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这种监管或者是来自市场,或者是来自政府。那你把自己作价多少,你如果看好的话最后就出多少钱,把钱打到我账上,我如果携款逃跑呢?

资本理性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并不是资本本身想理性,是因为它的一些特点,它在几年之后寻求它的成长和退出,就必须要往前看,往前看当然是要靠理性的。所以实际上我会觉得罗总这边搞的东西,不仅仅是有投资本身,还有很多的研究在这里。我认为是这样的,国际上一些成功的大的投资机构都是有非常强的研究能力和未来的评估预测能力跟进的。不管怎么样,如果长期要做,还是要有专业的水准研究的能力,然后有这样前瞻性的考虑。这是第一个方面,资本的理性是因为他要判断未来。

所以我常常说,大家要注意,要多研究未来我们国家的感觉会向哪个方向走,我们政府管理的导向会向哪个方向走。我劝大家跟权利结合特别密集的领域,跟传统的国企、央企关系非常密切的领域,大家都要比较慎重。因为随着改革的深化,这些东西一定是逐渐会发生变化的。所以要判断自己所投资的领域和行业,自己的商业模式,未来会怎么样,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以至于我反复强调,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另外一个,投资要理性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时间。有很多很多事情是和时间相关的,投资对时间的把控是非常重要的。我说时间的把控不是指你抢投资案子的速度,是指你的产业商业模式在这个过程中是什么时间,历史在前行的过程中,常常会忘记很多的风云人物。大家可能不记得,当年有一个巴拉斯巴,曾经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是领袖的企业,曾经是在中国一个时期被投资人抢着去投资的企业。也曾经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基本上完成了上市的全部准备,但是最后又上市没有成功,这个企业崩溃了。这个企业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了。如果他的时间对的话,他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但他的时间就非常的不合适。假如说他能在往后五年,也许阿里巴巴会面临着一个另外一个竞争对手了。但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时间的不对,所以让人扼腕长叹,以至于只能变成过去的传说,甚至连传说都不能成为,只是被人遗忘的事情了。

在投资的时候要非常准确的来把握这个时机,这个时机是指一个商业模式,一个产业和一种商业机会。在什么样的时间进入最好,进早的话会带来很多的问题,今晚的话也会带来很大的问题,所以时间的把控就变得非常非常重要。

前段时间有媒体采访我的时候,我说在未来20年不容易产生BAT这样的企业,别人就说你是老头了,什么都敢说。我说这是我的一个判断,为什么?因为不同的时期早就不同的企业,成就不同的故事。互联网刚刚起来的这个过程,实质上才诞生了这样的几家,大家回头想想腾讯、百度,就包括后来的阿里巴巴,实际上他们都走了15年以上的路程。他们的路程基本上互联网在中国应用的崛起是同步的,差不多是同步的。那么就具有了很多其它的特点,特别的一些机会。比如说国家的监控还没有上去,如果说国家监控很早上去的话,阿里巴巴可能会带来问题。由于先行有新闻的效益,所以大量的媒体来支持他们、报道他们,这都是庞大的市场费用。包括整个市场对整个互联网的认知还不到位,大家还不了解,他们就先行了。假如说是今天让阿里巴巴放到旁边,然后让马云领着一帮人,从头来搞,那这样的话会怎么样?就很难说。所以时间实际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时间不仅仅是一个本身,还是一个综合的社会环境、社会因素,综合的结果。所以如果假如说时间判断错的话,投资会带来非常令人遗憾的情况。

第三,在资本运行过程中就是商业模式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有一个时期几乎什么东西都O2O,都搞个APP,大家迅速的就发现成千上万,都死在那里了。这时候就是一些商业模式大家没有特别认真研究,往往都是人云亦云跟着走。

实际上商业模式的研究非常重要,而且商业模式的研究是伴随着企业成长的整个过程中,你要不停的发现存在什么问题,然后进行调整。就包括阿里巴巴,最初他做的就是电子黄页,展会经济。后来他也是往这方面转,转到金融,这种模式的转换都是挺多的。原来我投360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做一个个性化的新浪,个性化的门户,通过很强的搜索技术使每一个人看到的信息门户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可以根据你个人的兴趣爱好,你在网上的行走走向搜集整理之后,最后每个人的首页都不一样。后来推出了免费网上杀毒软件。商业模式都在调整,这是可以调整的,但是不认真研究是不行的。

其中非常重要的问题涉及到吸引背书问题,因为如果没有吸引背书,这种质量本身可能就会被质疑,价格也会被质疑,所以这里需要研究和探讨的东西还是蛮多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种商业模式的讨论,实际上是需要我们创新创业,这些投资家和企业家们要不停的来研究和探讨的。

不管怎么样,大家知道在投资创业过程中,资本所处的这样一个角色是非常的独特的。应该说我们国家这么多年来,最近这些年来资本在中国创新创业的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实际上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希望我们的朋友们,同业同行们,大家在驾驭资本和管理资本的过程中,能够保持高度的理性,能够非常职业的做一些有技术含量的投资的案例,而不是去动用一些非常疯狂的东西,不是人云亦云的随波逐流。真正的驾驭投资应该是非常的有前瞻性,很理性,有技术支持,有非常强的这种责任感和担当精神。应该是这样的才去驾驭资本。我后来发现我自己是非常感性的人,常常处于非常理性状态的时候,自己就觉得很痛苦。所以我后来就从这个领域退出。

欢迎关注创业第一新媒体创界微信:ChuangDaily

qrcode_for_gh_ab4fd7bc5d27_430 (2)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